建筑设计法论文

期刊分类学术论文公文范文杂志问答

谈业主视角下的建筑设计

学术杂志网   |   2020-09-08

摘要:结合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二期工程项目,从作品与产品、巧雕与俏雕、逻辑与故事、文化与文脉、完美与妥协等6个方面,详细阐述了基于业主视角的对于建筑设计的思考。

关键词:医院业主;建筑设计;疾控中心

“设计是对未来的思考”。做好建筑设计特别是总体设计,是业主、用户、设计三方共同关心的话题。站在不同的角度会有不同的思考,而不同的思考又会产生不同的碰撞。在思考碰撞中应注重把握作品与产品、心力与劳力、巧雕与俏雕、逻辑与故事、文化与文脉、完美与妥协等多个维度关系,始终将人、建筑、自然三者作为一个整体来考量[1],用心创造一个无声胜有声、意味绵长的设计。

一、项目概况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二期工程项目位于北京市昌平区百善镇,项目用地面积为56公顷。用地范围内,有建于20世纪50年代的苏式建筑,也有竣工于2009年的一期工程。项目位置中拥团山,北依孟祖山,植被茂密。优势植被物种为国槐、桑树,兼有数量不等、生长数十年的白皮松、大白杨等。二期工程主要建设内容为该中心所属营养与健康所、慢病中心、职业卫生所、辐射安全所、环境所等单位的科研楼,以及中国疾控中心研究生院教学及公寓用房等,建筑单体共16栋,总建筑面积约为171400m2。

二、实践体会

(一)产品与作品

设计成果是产品还是作品,直接影响设计工作态度,决定整个设计成败。在实践中隐约感觉设计人员只是站在业务的角度,基于业绩的考量来看待设计。设计成果更像流水线上生产的产品,没有生命气息,缺少富于变化的灵动。如果说产品之间有所区别,也多是由地块形状等外在条件所决定的方与扁的区别。设计工作是技术密集型和劳动密集型工作,非专业人员不能胜任。但设计成果不能只是智力劳动的产品,更应是花费心力的作品。“设计是一种态度,而不仅仅是作为吃饭的手段”[2]。不可止步于功能需求,更应赋予其生命气息。建筑设计使用年限至少50年,如何让它历经岁月洗礼,依然生命长青,这正是设计的心力所在。只有把设计当成作品来对待,有那份执着与苦思,才能孕育出“活的建筑”。

(二)为树让道与为谁让道

项目现场是一片丛林,有灌木杂树,也有生长多年的大树。在对待这片树林的问题上,一直有这样一种声音,就是一伐了之。这样一来,设计时就少了很多约束,便于项目的推进。是设计为大树让道,还是大树为设计让道,成为一道考题。山水林湖田,是生命共同体。选择与谁为伴,更像在选择我们自己的生命共同体。那些生长多年的大树,见证了单位的成长,甚至成为老一辈职工心中特殊的符号。它们是设计的障碍,还是设计的参与者?是项目的难点,还是项目的亮点?是省却人工的可选项,还是不避辛苦的必选项?对待树木的态度,已然成为对待生命的态度。设计不仅须要考虑外在的形式,还应注重内在的精神。只有形与神融合,讲好人与树的故事,才能营造出富有生命气息的场所,建造好能够安放我们内心的真正家园[3]。

(三)巧雕与俏雕

玉石雕刻有巧雕和俏雕,俏雕强调对玉石颜色的运用,巧雕则能把玉石的瑕疵转化为匠心独运的神来之笔。建设项目的总体设计也常常期待这样的神来之笔。园区内有两座小山,一前一后,还建有一期工程,以及20世纪50年代的苏式建筑。设计师抱怨场地环境复杂,不能随心所欲地发挥。其实场地的独特,不应被视作设计的局限。相反,它是成就一个设计师突破飞跃的催化剂。正如一件优秀雕刻大师的作品,人们惊叹的不仅是雕刻技法的精湛,更多的是那化腐朽为神奇的神来之笔。倘若缺少那份可供画龙点晴的腐朽,反而无法彰显雕刻境界的出神入化。艺术家们达到一定层次后,其能力、技法不相伯仲,真正能拉开差距的只有开先河的意境和慧眼独具的创意。孔子说,从心所欲不逾矩。场地的这份独特,正是设计师随心所欲却不能丢弃之矩,正是衡量设计水准之矩[4]。

(四)设计逻辑与设计故事

设计可以虚无缥缈,天马行空,但设计必有逻辑,也必合逻辑。讲好设计故事,把那些抽象的设计线条翻译成大家能够听得懂、记得住甚至感受到的语言,这一直是对设计团队的期待与要求。这一个性需求,可能异于常规,颇具挑战,甚至让人吃惊,但又实属情理之中,是做好项目设计特别是总体设计的应有之义。“一切设计均有目标,一切设计均有解释”。只有对现实问题给予高度关注,对未来需求进行深入思考,才可能找到合乎逻辑的答案。设计就是思考的总结,就是对未来的安排。“超乎象外,皆在环中”。设计的逻辑,必然蕴含线条之外的深意。把沉淀其间的深思熟虑,用故事娓娓道来,在预设的情绪点上,视觉与听觉发生共鸣。抽象的感知,具象的呈现,此间的真意,正是最好的设计。

(五)文脉与文化

何谓文化?古语云,“文成化人”“以文化人”。直白地说,一个人的习惯叫习惯,许多人共同的习惯叫文化。而对于总体设计来说,文脉则是文化在建筑中的延续。作为国家疾控事业发展的领航员,“健康中国”战略的先行者,中国疾控中心自然有它独特的文化与传统。始于建国初期,近70载的积淀,如何在设计中体现这种文化,延续这种传统,营造这种文脉,正是倾尽心力的所在。每个场所都有自己独特的精神气质,这是每个设计师都要苦苦追寻的。精神气质,虽然抽象,其实并不虚无缥缈。古人所讲“天人合一”,用在这里正好一语中的。人与建筑融为一体,人是建筑的尺度,建筑是人的延伸。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文化是城市的灵魂”,特别强调“要保留城市历史文化记忆,让人们记得住历史、记得住乡愁”。设计能让人想起记忆中的东西,就像无声的语言,构建起一场人与建筑的对话。有了沟通交流,建筑不再冰冷,人也不再孤寂。这暗藏在设计中的若隐若现的温情,正是文脉所在。它是对挫折的抚慰,更是对执着的激励。它是传承的不息,更是精神的家园[5]。

(六)完美与妥协

“权衡就是设计的本质”[6]。人人力求完美,但总会听到这样那样的遗憾。中心一期工程投入使用近10年,有人抱怨实验室供暖温度过高,有人在朝北的办公室里冻得哆嗦,还有人对当年那棵参天大树已化为记忆感到遗憾。什么是完美,什么是遗憾,应该有一个清晰的答案。最漂亮的五官组合在一起,未必是最动人的面容。最优秀的人才组合在一起,未必是最强大的团队。其实,完美本身就蕴含着不完美。“想到了,做不到,不是遗憾。做得到,想不到,才叫遗憾”。面对各种现实约束,设计往往要因为追求完美而做出妥协。设计师心里的完美,未必与业主眼中的完美相同;业主眼中的完美,也未必与用户嘴里的完美一致。美美与共,天下大同。所谓完美,所谓妥协,皆是尽心而矣。心尽则无憾,心尽则是最完美的表达。

三、结束语

“建筑是思想的容器”,设计应考虑现实功能这类硬核需求,更应面向未来揭示未来,把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潜在需求都纳入考量。只有兼顾业主与用户、当下与未来,把握好其中的多维关系,始终将人、建筑、自然三者当作一个整体,才能设计出一个真正具有生命力的作品。无声胜有声,能拨动人心,才是好的设计。

作者:邹斌

发表咨询

建筑设计法论文

查看更多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