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划设计论文

期刊分类学术论文公文范文杂志问答

游憩商业区规划设计研究

学术杂志网   |   2020-07-26

1文化旅游型游憩商业区理论与内涵

随着经济增长与生活水平提升,人们的休闲、旅游需求迅速增加,城市旅游逐渐成为城市发展的新增长点甚至支柱产业。在此背景下,集游憩与商业功能于一体的游憩商业区逐渐兴起,成为城市游憩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被越来越多地应用于城市开发实践领域。游憩商业区(RecreationalBusinessDistrict,简称RBD),即城市中同时满足游憩者的游憩行为和商业行为,集中布置游憩景观、设施和商业服务的特定区域,由C.Stansfield和J.E.Rickert(1970)在研究旅游区的购物问题时首次提出[1]。文化旅游型RBD依托周边文化旅游资源,结合购物、餐饮、娱乐、交往、文化体验和旅游服务等功能于一体,是游憩商业区中较为常见的类型。在我国,关于RBD的研究自1990年开始出现。近年来,随着城市旅游的快速发展,RBD被越来越多的学者所关注,主要集中在概念辨析、形成机制、类型与模式、特征等方面,大多从宏观规划和开发策略角度进行研究,对微观环境和空间设计涉及较少。本文从景观游憩学的视角,对典型文化旅游型RBD进行深入调查和实证研究,以期为相似类型的RBD规划设计提供经验。

2研究对象、范围与方法

大雁塔RBD位于西安市曲江国家文化产业示范区,以千年古塔大雁塔为核心,依托周边历史文化资源,同时布设有大量商业设施,成为西安市的热门旅游和游憩地。大雁塔RBD发展成熟,是一处典型的文化旅游型RBD,包括大雁塔北广场、南广场、雁塔东苑、雁塔西苑、唐大慈恩寺遗址公园、大唐不夜城、大唐通易坊、慈恩镇等在内,占地约120公顷(图1)。本文将其作为研究对象。研究基于景观游憩学理论,通过文献法、访谈法、问卷法、实地观察法、统计分析法等,定性、定量相结合,对研究对象进行城市游憩系统与外在性、游憩物质空间、游憩行为空间等方面的客观分析,并通过构建游憩空间评价模型进行评价和验证,最终归纳出研究对象的规划设计特征和要点。'

3基于景观游憩学的大雁塔RBD规划设计分析

3.1城市游憩系统中的大雁塔RBD

游憩商业区作为城市游憩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需将其纳入城市范围中总体考虑。3.1.1城市游憩系统结构西安主城区的游憩资源点十分密集,且呈现明显的集聚分布,旅游景点和特色街区主要依托历史遗存,集中在明城墙老城内和曲江片区,商圈以钟楼CBD为核心,呈中心发散分布。经城市游憩资源子系统叠合可发现,除钟楼中央休闲商务区(CRBD)外,大雁塔地区的商业消费行为和旅游与游憩行为高度结合,是成熟的文化旅游型RBD地区。西安的游憩中心地大体呈组团结构模式分布,分布在城市的好几处地方,成为一个个较为完整的组团[2]。以城墙、城市二环、城市三环为明显界限,构成了一核、一轴、两带、两环、多组团的游憩空间结构系统(图2)。其中,大雁120塔RBD处于城市旅游发展轴东侧,是曲江游憩组团的核心地区,也是除钟楼地区外最主要、级别最高的游憩区域。3.1.2游憩外在性城市游憩空间由小到大可分为室内游憩、社区游憩、城区游憩、地区游憩四个层次,本案研究对象在城市主城区内,故对城区游憩层次和社区游憩层次进行外在性分析。在社区游憩层面,面向人群主要为周边住区居民,具有一定的特定性和固定性。大雁塔RBD与和它构成附带关系的部分园林、遗址公园等,为周边社区居民提供了日常休闲的场所,丰富了居民的精神生活,提升了居民的文化归属感。同时,作为附近规模较大的商圈,承担了周边社区居民的购物消费活动(图3)。在城区游憩层面,针对外来游客,大雁塔RBD与附近具有附带关系的部分唐式皇家园林和遗址公园等共同构成以盛唐文化为主题的曲江风景名胜片区,结合代表古城其他历史时期风貌的片区,如北院门、陕西历史博物馆等,形成以古城历史为主题的游览线路,共同打造西安文化旅游品牌,形成优势互补(图4)。同时,其他大型商圈或佛教文化主题的游憩场所如小寨商圈等,由于相似的商业或文化吸引力,与其形成竞争关系,分散了部分客源(图5)。

3.2游憩物质空间

3.2.1旅游景点与商业店铺大雁塔RBD主要有旅游景点与商业店铺两种空间类型(图6),“前园后市”的布局模式在呼应中国传统布局模式的同时,实现了商业与游憩功能的有机结合。旅游景点有标志物(雕塑、音乐喷泉等)、园林和建筑群三种类型,园林包括市民公园和遗址公园两种,单个景点规模较大,呈面状分布,以大慈恩寺(大雁塔)为中心进行组织。商业分布在大雁塔北广场两侧、大唐不夜城和大唐通易坊,形成了连续的商业界面。除慈恩镇为小商铺集聚外,其他均以中、大型商铺为主,部分街道辅以流动商铺。商业功能复合,以餐饮、购物中心、文化艺术和酒店为主,业态较为高端,并形成了文化艺术场所和高端购物商场的集聚。3.2.2开放空间从空间布局上来看,大雁塔RBD以轴线串联的手法,形成了一心、两轴、三园、四广场的空间结构。在空间组织上,呈现出以下特点:(1)空间的秩序。广场盛唐文化的主题由南北轴线和广场把握,空间序列由宽阔的大雁塔北广场展开,大雁塔作为视觉焦点形成景观高潮,经由慈恩寺两侧的窄街到达玄奘广场,进入大唐不夜城街道空间,经一系列水景、雕塑的铺垫,到达又一开放空间节点——贞观广场,接着经过一段街道空间,最终于开元广场收尾。整个过程经历了空间的开—合—开—合—开—合—开的变化,节奏分明,起伏有致。(2)轴线的塑造。开放空间的组织以轴向展开,体现盛唐文化的雄浑大气,主轴与副轴交汇处的大雁塔为视觉焦点和景观中心。轴线的塑造上,在由玄奘广场到大唐不夜城的过程中,经历了由实轴到虚轴的切换。玄奘雕像前的轴线,由建筑和景观在轴线上依次展开,视线不能通视,玄奘雕像后,建筑则分列两侧,园林、水景沿中央布置,建筑与景观对称中巧变,也是中国园林的常用手法[3]。(3)尺度的协调。广场和街道空间自北广场始,到开元广场收,在空间的开合变化中逐渐收窄,由大尺度广场逐渐变化为尺度宜人的商业街与节点空间,这也与广场纪念性和商业舒适性的空间要求相协调;在不夜城步行街内,还利用流动商铺形成“复街”,进一步调整街道尺度,同时提升街道活力;在大雁塔北广场两侧布置三处园林,由尺度较小的景观元素组成的园林空间与超大尺度的广场空间形成对比,带来空间变化的趣味性。(4)领域的划分。游憩商业区总体上属于公共领域,但由于使用者的复杂性和多样性,需要进行领域的划分,满足不同人群的空间需要和避免混乱。大雁塔片区利用道路软硬铺地、景观小品、标志物,通过公共与私密性的塑造界定领域的范围。并利用特定元素“标记”其活动的主题,从而使某一区域长期成为相关活动爱好者的首属领域,形成稳定的演绎场所。如戏曲大观园以“大秦腔”为主题,利用丰富的景观设计手法辅以相关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景观要素,形成了若干个适宜停留、休憩的小空间,吸引了众多本地居民自发组成的秦腔艺术团,增强了群体的文化认同,也反过来使戏曲大观园的文化要素更具吸引力和可读性。以本土民俗为主题的民俗大观园、以宗教文化为主题的大慈恩寺遗址公园、以“音乐之城”为主题的不夜城演绎空间等,都呈现出类似领域塑造的特点。

3.3基于人本调查的游憩行为分析和游憩空间品质评价

本研究问卷设计涵盖样本行为调查和游憩空间评价量表两方面,于2019年5月—6月通过网络问卷和实地发放的形式,共发放问卷200份,有效问卷192份,发放问卷的过程基本保证选择调查对象的随机性。3.3.1游憩行为分析(1)在游憩需求方面,游客对物质游憩空间类型的重要性排序为旅游景点>公共服务空间>商业店铺,观光旅游是游客出行的第一目的,休闲散步、享受美食、文化学习的比例也较高(图7),可见游客的活动需求可归纳为基本需求与延伸需求,即观光游览需求和休闲娱乐导向需求。同时也可看出,大雁塔RBD在满足游客观览娱乐需求的同时,也满足了本地人休闲、会友、购物的部分需求。(2)在商业行为上,游客构成的多样性导致商业消费行为的多样性,90%的游客均在RBD产生了商业消费行为(图8),主要呈现出以下特征:①游客的商业消费行为与商业店铺类型结构相对应,可见商铺结构的设置具有市场导向性,与商业消费需求制约平衡;②消费集中性高,“食”“游”是主要消费项目,与游憩需求基本相吻合,说明人们的游憩需求对消费活动具有明显的指向性作用;③文化类消费占比较高,书籍文创与戏院剧场消费合计超25%,说明大雁塔RBD满足了相当部分客流的文化艺术需求,城市文化产业的引入为片区带来新的发展活力和动力。(3)在游憩行为上主要呈现出游憩时间的分化。早晨人群集中在广场和园林空间,主要是老年人进行散步、练剑、太极、合唱、秦腔等,商业空间人流不密集;白天人群集中在室内空间或分散在广场各部,广场上的人数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天气,大慈恩寺迎来客流高峰。而随着锻炼和群体活动的人数量减少,园林空间人数也逐渐减少。晚上空地广场吸引纳凉人群,北广场举行喷泉表演,南广场成为广场舞等活动的聚集地,大唐不夜城设置小舞台,引发市民自发演出,大唐通易坊酒吧开始揽客等,人群重新集中在室外空间,室外空间的人流量达到最大,城市活力大大提升。3.3.2游憩空间品质评价为了全面反映游憩者对RBD空间的品质评价,本文构建了游憩空间品质评价模型,包括印象程度、满意度2个因子(“印象程度”反映主体对客体游憩者对环境的感知程度;“满意度”可反映游憩空间满足游憩者需求的程度),旅游景点、公共服务空间和商业店铺三个类别共21个评价项目。印象深刻程度赋值:没印象——1分,较深刻——2分,很深刻——3分,加权计算得“印象指数”;游憩空间满意度赋值:非常不满意——1分,较不满意——2分,一般——3分,较满意——4分,非常满意——5分,加权计算得“满意度指数”。标准化处理后以印象指数为横轴,满意度指数为纵轴,绘制具体游憩空间评价指数象限分布图(图9、图10)。由评价结果可以看出,西安大雁塔RBD的满意指数与印象指数大致呈正相关关系,印象和满意程度均较高的共12处,占比57.1%,其中印象和满意程度最高的为大唐不夜城和大慈恩寺;印象程度低但满意程度高的共8处,占比38.1%;印象和满意程度均较差的共1处,为纪念品/土特产店,占比4.8%;没有印象深但满意度差的游憩空间。由此可见,大雁塔游憩空间的满意度总体上较高,作为西安最热门和等级较高的RBD空间样本,较值得推广。但由于商业店铺较多集聚在大型商场内,业态也较为高端,呈现出印象指数较低的特点。针对纪念品/土特产店印象、满意度均较差的情况,则应调整商品类型、价格、服务等,打造良好的经营品牌和形象。总结根据西安大雁塔RBD的调查与分析,总结文化旅游型游憩商业区规划要点如下:(1)错位发展,与城市其他游憩资源协同联动作为城市游憩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文化旅游型RBD的规划和发展需要站在城市视角进行考量。一方面,局部盘活周边附带历史文化遗产,形成规模效应,打造知名品牌;另一方面,整体考虑城市游憩资源,将竞争关系转化为补充关系,多元文化融合,驱动文旅产业繁荣发展。西安大雁塔RBD由于其盛唐文化综合旅游服务区的明确定位,与周边景点资源共同形成规模庞大的曲江风景名胜区;同时,与市内其他旅游资源联动发展,融合汉唐遗址为代表的帝王文化、明清古城为代表的市民文化和其他文化,共同打造了西安古城文化旅游品牌。(2)功能复合,实现功能、人群间多向互动实现功能与功能的互动。通过合理的功能配比、布局与嵌合,形成游憩功能与商业功能的相互补充。同时,商业和游憩功能内部也进行合理的分化,并积极带动文化产业,在契合文化氛围的同时,为片区带来新的活力和发展动力,避免过度商业化,实现可持续的发展。实现不同人群与功能的互动。作为城市中综合性的服务片区,RBD的功能既需满足外地人的旅游需求,也要满足相当数量本地人的游憩需求,根据不同人群的需求特征和活动时段进行功能规划,是保证RBD活力持续的重要方面。(3)空间营造,丰富游憩过程中的空间体验运用丰富的空间设计手法,依据场所功能的需要,通过轴线、广场、园林等空间的塑造、组织和联系,丰富游憩者的空间感知体验。大雁塔RBD便是通过轴向性统领空间要素、秩序性引导空间节奏、领域性演绎场所精神、尺度收放营造空间变化等来规划组织游憩空间的。(4)文化共生,人文要素贯穿规划始终文化旅游型游憩商业区规划设计的核心是塑造反映城市内在气质的人文空间。以人文要素、文化符号在规划设计中的贯穿与表达传达地域文化、反映城市品格与精神内核,以满足当代人们的物质和精神需求,是RBD规划设计中极为重要的方面。在大雁塔RBD的规划设计中,无论是整体前园后市轴线对称的布局形式、建筑设计的传统语汇表达、景观小品的古典韵味,还是各个分区如大唐文化、宗教文化、关中民俗、戏曲文化、唐诗文化等主题,处处贯穿本土文化要素,延续城市文脉,使片区特色更完整、更丰富、更生动。

参考文献:

[1]保继刚,古诗韵.城市RBD初步研究[J].规划师,1998(04):59-64+126.

[2]冯维波.城市游憩空间系统的结构模式[J].建筑学报,2010(S2):150-153.

[3]李卫文.城市景观文脉的继承与发展——以西安大雁塔景区城市空间设计为例[J].中国园艺文摘,2015,31(09):111-114+129.

作者:鄢雨晨

发表咨询

规划设计论文

查看更多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