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艺术论文

期刊分类学术论文公文范文杂志问答

古田临水宫建筑艺术研究

学术杂志网   |   2020-09-10

摘要:古田临水宫又称顺懿庙,是一座供奉临水夫人陈靖姑的道教信仰建筑。古田县山高林密,可造屋的杉木十分丰富。临水宫的建造就地取材,采用木构架大屋顶的结构方式,后经历代多次修葺与扩建,使其在发展过程中对民间艺术文化产生了重要影响。尤其是建筑顶部的结构造型,具有明显的地方特色,也突显出独特的艺术魅力。

关键词:福建古田临水宫;建筑结构;装饰艺术

古田临水宫又称临水顺懿庙[1],位于福建省古田县大桥镇中村临水自然村。明清时期大量的志书、小说等记载了敬祀临水夫人陈靖姑的“顺懿庙”“顺懿宫”,其他分布于福建各地的临水祠庙散见于各种地方志书、笔记小说、民间轶闻传说等[2]。根据文献记载可知,福建至今留存的古田临水宫庙建筑艺术,不仅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而且含有独特的结构特征和美学内涵。古田临水宫作为受过皇封敕赐的颇具道教色彩的地方宫殿,反映出特定历史时期地方官员对信仰习俗的发展具有推动作用,同时也成为服务于地域传统的社群文化,流露出政治阶级特色,促进了临水夫人信仰在福建地区的播迁与流行。

一、临水宫的建筑形制

由于受古田地理形势与建筑材料的限制,临水宫的建造因地制宜,适应自然环境,展现出活泼灵巧的建筑风格。临水宫建筑群坐东北朝西南,因山就势,高低错落[3],临近烟波浩渺的古田翠屏湖。纵观古田临水宫建筑群纵横交错、形态万千的顶部结构,以及样式各异、高低错落的风火墙(见图1),众多曲线组合成细节繁复、巧妙多变的屋顶形态。图1飞檐斗角Fig.1Corniceangle临水宫为传统的土木结构,越过两道山门,踏越两层台阶拾级而上,到达正殿大门。正门为牌楼式宫门,朝南而开,顶部为石料做成的砖门头,雕有“救赐临水宫”鎏金楷书大字匾额挂在宫门正上方。自南而北依次由戏台、拜亭、正殿、后殿等组成庞大的建筑群。建筑群屋顶由单檐、重檐的琉璃瓦、灰瓦构成了歇山式组合;屋的框架由立柱、横梁、顺檩、椽子等组合而成。成行成列的柱梁增加了建筑的韵律感,建筑群整体展现出宗教建筑的气势。建筑的布局为内向封闭式,呈三合院式空间结构。戏台面朝正殿,其平面接近方形呈三面观格局,单面阔一图2结构繁复的临水宫屋身Fig.2ThecomplexstructureofLinshuiTemple间,进深三间,顶上设有八角形藻井,屋顶用单檐歇山顶,两侧建有两层楼的厢房。正后方的拜亭面宽5.8米,进深4米,由5米高的四根柱子撑起重檐歇山顶,上覆八角形藻井天花,两侧分别立着上下三层的钟楼和鼓楼,设两层雨盖,面宽2.6米,进深2.57米,钟楼底层祀虎将军神,鼓楼底层祀马将军神。正殿位于拜亭正后方,面阔五间,进深六间,为抬梁、穿斗式穿插组成的木构架(见图2),顶覆八角形藻井天花、平板天花;左边为太保殿,面阔三间,进深三间;右边是婆奶殿,单开间,进深四间,前面设有天井。后殿为葛妈殿,面阔五间,进深三间,为悬山式屋顶。东侧排列着面宽8.6米、进深9.7米的梳妆楼及面宽10.5米、进深9.7米的三清殿等建筑。此后,随着地方官员请封、官祀宣扬和朝廷敕封,临水宫的屋宇建筑呈现出不同的风格,细部装饰也呈现出一定的传统社会等级制度,富有政治阶级特色,体现出民间信仰文化的正统性及审美意象。

二、临水宫的建筑结构

(一)屋顶形态

临水宫的歇山顶建筑有正脊、垂脊和戗脊之分,这些“脊”成为屋顶的主要线条,组合在屋顶凸起的交接部位,形态各不相同。正脊又叫大脊、平脊,是两个坡面相交形成的与房屋正面平行的屋脊,歇山和悬山式屋顶均有正脊作为屋顶与天空的分界线。正脊中央的装饰为龙腰或脊刹,两端与数条屋脊相交形成一个突出的节点,即“正吻”,后来演化成屋顶重要的装饰构件,即脊饰。正脊与屋瓦的垂直结合面称为脊堵或脊肚,可有效降低风压和重量。歇山和悬山式屋顶上都有自正脊两端垂直相交的垂脊,歇山式屋顶上还有自垂脊下端延伸至屋檐、斜向屋角的戗脊,对垂脊起支戗作用。两侧垂脊和戗脊同正脊一样起到压住屋顶的作用,从上到下形成一定斜角,构成屋面的主要线条。屋顶四个角是由角梁和角椽组成,椽出为檐,檐承于檩上,为了檐可以伸出较远,使用多层曲木的斗拱来支撑伸出的檐,使房檐的重量渐次集中到立柱上。临水宫建筑群檐角间重叠交错,呈钩心之势,屋角间相互连接似斗角之状,优美飞扬的曲线向上反曲,既保持了屋面一定的坡度以排泄雨水,又保护了建筑的使用寿命。屋檐筒瓦的最前端为瓦当,起到固定、美化屋面轮廓和庇护屋檐免受雨水侵蚀的作用。屋顶内外各部件的构造,随着匠人的艺术表达而逐渐衍化为富有装饰的构件。从远处看,临水宫建筑群中不同等级的屋顶及不同高度的翘角,增强了不少艺术表现力。脊上的动物、花卉、器物等形象,汇集了造型、意境和人们的祈愿,是结构、材料、工艺的交融。

(二)临水宫山门

临水宫的第一道山门为花岗岩、青石质地的石牌坊式门楼造型(见图3),牌楼高11.8米,宽15米,梁上“临水宫”坊匾长4.5米,宽0.8米;石柱高10米,宽0.9米,面阔四柱三间,明间宽7米,次间宽1.4米。门楼前摆放着立体雕刻的四尊翼兽石雕像,座高0.8米,宽0.8米,长1.56米,石雕像高1米,长1.5米,首昂胸挺,线条刚劲,四肢粗壮,呈威武状,注入了中国传统的神兽观念,肩上雕置双翼,充满神话色彩。楼门为仿古石构建筑,柱上架梁枋,为木构的抬梁式结构。三开间上方各有一座歇山式石构屋顶,明间屋顶高而宽,侧间屋顶低而短,都以整齐的石构拱件支托。

(三)临水宫仪门

临水宫仪门为五座屋顶牌楼式的门楼造型(见图4),依靠石梁支撑,贴附在墙面上,用石料筑造出牌楼柱、梁、屋顶等骨架,为仿木构件的形式。墙体为五花山墙,承托三层屋顶,上面两层有柔和凹曲的小挑檐,采用木结构作为承托构件支撑着屋檐,出檐较短,能排挡雨水。顶层和第二层为歇山顶,第三层为双波顶。顶层屋顶高而宽,造型细巧别致,由下至上以板瓦覆盖,底、盖瓦按“一阴一阳”排列。大门呈长方形,分上下两层,下层开设方形拱门,上层设竖长型门匾,门框为青石材质,宽1.69米,高2.8米。仪门以传统建筑中的灰泥为主要材料,正脊呈曲线,线脚简洁,檐牙高啄,两端脊角起翘呈尖脊[4]。尖脊为“燕尾脊”,造型似燕尾起翘之状,末端分叉为二,线条优雅,体现了建筑等级,象征主人地位。

(四)临水宫戏台

戏台为杉木抬梁穿斗混合式建筑(见图5),四柱支撑起单檐歇山式顶,四面悬挑1.2米。建筑内部中心上方用条木搭成六层四方形井口,最外两层之间用斗拱承托,形成一座上圆下方、层层上升的倒置在顶棚的藻井。垂柱为加大檐出,有穿插枋相连接,上加卷棚轩;屋檐通过抬梁撑拱,梁下挂花板。台面离屋顶高约8米,屋顶四面出檐深远约3米。老角梁之上加支戗柱,屋角高高翘起约2.66米,屋面呈明显的曲线,以青瓦覆盖,使屋顶显得硕大。

(五)临水宫拜

亭拜亭为抬梁式结构(见图6),以杉木为主图6临水宫拜亭Fig.6ThepavilionofLinshuiTemple要构架材料,四根方形石柱支撑起两层亭盖,其上覆有三层藻井式亭盖,形成重檐歇山顶结构。亭盖出檐,遮阳避雨,檐口呈水平直线,在45°线上有斜置的向外加长的角梁,屋角的水平投影呈尖角状。角椽和尺寸较大的角梁下端都搭在檐檩上以承托屋面的重量,角梁水平位置高出椽木,屋顶四角的檐边联线形成两头高翘的曲线。四方高翘的屋角下垂翼悬鱼,屋顶挑檐下用刻花弓月梁支撑,梁上叠瓜柱,柱的两侧与梁相交处有呈对称形式的梁托构件,转角用悬吊在半空中的方形垂花柱承接檐口的重量。

三、临水宫建筑装饰艺术特色

福建各地自然环境各异,产生了各式各样的宗教信仰和多姿多彩的民间信仰,信仰系统庞杂,庙宇林立,它们之所以能够共存,是由于不同层次的文化,如古老的闽越文化、土著文化、汉文化等相互融合与历史积淀形成的。古田临水夫人信仰文化正是在这样的历史变迁中衍生出来的文化现象,在发展过程中对福建民间艺术文化产生了重要影响,致使装饰形态具有明显的地方特色,也突显出独特的艺术魅力。古田受中原文化影响深远,人们注重传统教化,民风习尚平和舒缓,因此宫庙装饰适度且不事张扬,屋顶多用素瓦、泥塑施绘,体现出秀丽雅致的风范。临水宫建筑群的各种形态屋顶由众多点、线、面纵横交集组成(见图7),流畅动感的脊线交汇成一个个节点,而两线之间围合相交成各个坡面,高低错落,脊线、脊堵、牌头、翼角等构件组合成复杂的装饰构架,形成了各种精巧装饰图7临水宫屋宇局部Fig.7ThepartialroofofLinshuiTemple的落脚点。屋顶的曲线、出檐部分主要有三个作用[5]:一是在结构上利于雨水的排泄,以保护房屋墙体与门窗免遭雨淋,延长建筑物的寿命;同时,为保证室内光线的充足,防止檐沿低压阻碍室内采光及檐下溅水问题,采用双层椽子形成的飞檐,上层椽子托住屋面,角梁承托住屋顶四角,使檐沿抬高呈曲线。二是彰显建筑本体的身份和地位。曲面屋顶既增加了硕大屋顶的轻盈感,又显示了建筑高低等级,体现出社会制度,如拜亭的重檐歇山顶,戏台的单檐歇山顶等,屋顶的形式成为表现临水宫各单体建筑等级的一种标志。三是对建筑起到装饰作用。为了满足功能和审美的需要,屋顶的结构和式样展现出丰富多彩的艺术形象。各地民间信仰的公共场所,为了达到宣扬信仰的目的,会不同程度地装饰屋顶正脊,呈现出不同的屋顶装饰特色。精湛的传统雕刻工艺将具有某种功能的结构部分艺术化,巧妙地克服了屋顶形态的笨重感,形成一定的艺术形象装饰于建筑上。

四、结语

黑格尔的《美学》指出:“建筑无论在内容上还是在表现方式上都是地道的象征型艺术。”[6]福建的临水宫被学者认为是充满了道教宫庙建筑风格的建筑群,这与临水夫人信仰的形成过程与道教文化息息相关,使其装饰具有明显的道教特征。古田临水宫历经多次修缮,因此注入了不同历史时期的装饰艺术与时代精神,呈现出独特的传统技艺,包括石雕、灰塑等精细工艺,充分反映了特定时期临水夫人的信仰文化和民俗风情。临水宫通过装饰的形式将隐含的精神信仰作用于信众,以产生暗示的效果,满足信众祈福禳灾的心理需求,形成具有信仰文化认同和社会归属的建筑文化。因此,古田临水宫的装饰艺术是临水夫人崇拜的重要表达方式之一。临水宫在多次修缮过程中,将多样的装饰艺术作为渲染临水夫人信仰的观念和行为的重要手段,不仅使宫庙建筑富有视觉的审美性,而且延伸了建筑构件的实用价值。

参考文献

[1]古田临水宫编纂委员会.古田临水宫志[M].香港:香港天马出版有限公司,2010:63.

[2]泉州市泉州历史研究会.泉州风土资料汇编泉州文献丛刊第二种[M].泉州:泉州市泉州历史研究会,1979:48.

[3]余炳炎.千年临水宫[M].福州:海潮摄影艺术出版社,2007:72.

[4]金立敏.闽台宫庙建筑脊饰艺术[M].厦门:厦门大学出版社,2011:147.

[5]金夏.中国建筑装饰[M].合肥:黄山书社,2012:60.

[6]赵新良.建筑文化与地域特色[M].北京:中国城市出版社,2012:49.

作者:温娅萍 张月英 彭忠伟 单位:福建林业职业技术学院建筑工程系

发表咨询

建筑艺术论文

查看更多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