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艺术论文

期刊分类学术论文公文范文杂志问答

园林建筑艺术特征分析

学术杂志网   |   2020-08-06

摘要:常州传统园林历史源远流长,距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作为江南园林的组成部分,既吸收了中国传统园林的造景艺术,又受其独特的地域文化和自然环境影响,形成了其独特的理景艺术,是常州历史文化内涵的体现。常州四家园林作为常州传统园林建筑的代表,同时也是常州文化的载体。园林主多为士族文人,建筑的营造融汇儒家、道家、佛家为一体的士人思想,多呈现“淡而有味、浅而有致”的独特风格,是书画理论、叠山技巧、建筑营造等艺术范畴的综合体。

关键词:魏晋南北朝;士文化;常州园林;建筑艺术;儒道思想

一、士文化与中国传统园林建筑

(一)魏晋南北朝士文化与中国传统园林发展溯源

魏晋南北朝是中国园林发展的重要转折期,对传统园林的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一时期的园林从简单的物质载体转变为寄托理想、安顿心灵、升华人格的精神家园。魏晋南北朝时期动荡不安的政治局面破坏了社会经济和人民生活,但也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中国传统园林的发展。魏晋南北朝之所以作为中国传统园林发展的重要时期,原因概括为以下几点:1.社会秩序解体,神化王权的思想被摒弃,士人文化得到充分发展;2.魏晋南北朝动荡的政治局面和小农经济的衰败共同推动了庄园式家族性聚居社会生产生活方式的产生,庄园经济得到充分发展,士族实力空前膨胀,其经营的良田庄园是士文化影响园林形态发展的初步表现,士人园林雏形出现;3.动荡的政治局面使政权频繁交替,多数的掌权者都着力于兴建宫城园林;4.政治局面的动荡使中原人民南渡,社会经济迅速发展,物质的满足使社会大众逐渐侧重精神需求;5.各族人民大规模迁徙,不同的文化相互融合、渗透,使中国传统园林产生了多种多样的表现形式。魏晋南北朝时期抽象的思辨能力和高涨的理性精神,对中国传统园林的设计与营造都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在此期间佛学、玄学思想与儒、道两家文化融合,促使了中国传统园林建筑的突破性发展。

(二)魏晋南北朝士文化影响下的艺术审美

魏晋南北朝是研究中国知识分子审美方式与艺术思想的重要时期。动乱的生活带给社会大众的是悲剧与不幸,但也喻示着旧礼教的瓦解、新思想的解放与艺术审美的高度发展。这是一个矛盾的时期,空前的无序和黑暗之下却闪耀着璀璨的艺术光辉,标志着华夏艺术文明的进步与流光。儒道互补的士人精神基本奠定了中国知识分子的人格风范,对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士族文人对传统礼制进行质疑与摒弃,坚持人格的解放与彰显,将追求内在与否定外在结合在一起,极大地推动了中国士文化的发展。士文化大致表现为自由人格的彰显、性情的回归以及对艺术美的追求。连年的战争与动荡的社会使社会大众感受到了生存的忧患与生命的脆弱,从物质追求需要逐步转向精神家园的修建。山水美学的兴盛基于儒家山水观、人生理想、礼乐文化等文化渊源。士族文人偏向于研究哲学和思考人生,所信奉的儒道精神成为中国的核心思想,同时也在中国传统园林的营造中融入儒道精神和哲学思想。

二、常州传统园林基本概况

(一)常州传统园林史概况

常州园林历史源远流长,最早可以追溯至春秋末期,吴王阖闾下令在阳湖迎春乡修建“宫苑避暑宫”,这是常州古典园林建筑的初影。隋朝时期,隋炀帝下令在通郡路修建奢华绮丽的离宫——毗陵宫,距今已有一千三百多年历史,浩大的园林工程推动了常州园林建筑雏形的发展。常州园林建筑艺术在明清达到高峰,数量多至四十余座,以官宦私家园林为主。园林主多为士人阶层,怀着隐逸之心修建属于自己的精神家园,将自己的精神追求和人生理想寄托于叠山理水的乐趣中。园林学术界关于常州传统园林的文献记载少之又少,除了地方志以及古籍中的寥寥几笔,以及期刊文章的笼统概述外,并没有得到过多的关注和研究。有关研究内容只是不断赘述典型的江南私家园林特征,并没有细致深入地了解常州传统园林所特有的风格。常州的地域、气候和人文内涵不同于江南其他地区,应该从中国传统园林建筑的共性中提取个性,深入研究并合理保护开发。

(二)常州四家园林

近园取“近乎成园”之意,修建于万历年间,位于常州市化龙巷内,南北长八十米,东西宽六十四米。布局奇巧,以立峰池石见长,园中有一湖——“鉴湖”,湖中以黄石叠成岛山。中心位置是“西野草堂”,堂前凿池叠山,轩馆、亭榭、书斋依山而建,视野开阔,景色各异。约园取名“约乎成园”之意,位于常州市兴隆巷内。多池湖,以奇峰异石著称。园中清流回环,池中叠石成山。建筑墙垣依水而筑,园内的十二奇峰名噪江南。未园取名自“尚未成园”,始建于民国九年,地处常州市大观路天王弄堂。园林古雅清幽,多布井水暗道,七口古井并从池边龙嘴流出。园内植被繁多,草木葱茏,花繁叶茂。意园取意“以意为之”,位于常州市后北岸东段县学前街,始建于康熙年间。意园以叠山居多,分呈四季之景,南置修竹,东有荷花,北种桂树,西养古藤,分别意为春夏秋冬,典雅别致。园林内外以花墙隔开,墙体做漏窗呈波浪状,取名“龙墙”。

三、常州四家园林建筑艺术特征中的士文化

(一)园林建筑的空间营造与画意原则

“画意原则”指在中国传统建筑的设计营造中融入山水画论,是士人文化对园林建筑营造产生影响的表现之一。山水画论在历经了五代宋元的发展后,在明清时期逐步成熟达到高峰。宋代郭熙父子的《林泉高致》对山水画论体系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明代是盛产文人画的朝代,相应的人文画著述也超越了前朝,画论著述中对园林建筑的论点不胜枚举。“三远法”是山水画中关于中国传统园林建筑空间营造运用最广泛的理论原则。“三远”分别为高远、深远、平远,对应高、宽、深三度空间。近园这种占地面积较小的园林注重追求“深远”之感,即表现一种悠然深邃之感,具体来说就是在空间营造中对层次丰富度的追求。造园师利用障景、借景和漏景等手法增加中国传统园林建筑的深度和层次,以求在现有的园林空间中营造出无限的景致,意在达到“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效果。漏窗是园林建筑借景的常规手法,近园中的漏窗对空间层次的丰富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园中心的小岛作为最高点,通过漏窗与建筑墙垣遥相呼应,东南方向弧形墙的漏窗有引景作用,在引入景色的同时增强景深,营造出大于园林实际尺寸的空间感,使游园者产生一种意犹未尽之感。主堂格池与园林假山对望是园林建筑设计中常见的方式,这些手法在近园中的运用使画意原则中的深远之感得到实现,连廊、建筑与墙垣共同形成的微空间增强了视觉联系。

(二)叠山理水下的隐逸情怀

魏晋南北朝的隐逸观结合儒道两家思想,以儒家修身养志的思想为大宗。修正道家隐逸观中的虚幻性和悲观情结。士文化推崇独立的人格和意志,坚持对“仁政”“道”的追求,采取隐居的方式修身养性,蓄养精神,抓住适当的时机为社会做贡献,表现《岳阳楼记》中的“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中国传统园林的叠山在风格上经历了从写实到自然主义再到写意,最后发展成为抽象叠山。不同的时代对叠石的审美需求也不同,魏晋时期的园林用石称为“文石”,造园着重石材色彩,强调稀有石材的使用;宋代对山石形质美的追求达到了顶峰,对形态、体量和纹理的追求有了更高的要求;到了明清时期,转而关注石材的自然之致,反对过度粉饰、雕琢。约园中的池石以太湖石为主,太湖石在中国文人文化中极为推崇,是叠山技艺的主要用石。太湖石是士人文化的物质表现,极受人文墨客的推崇,原因主要有以下两点:1.太湖石由于其自然的形态契合抽象审美艺术的需要,产生丰富的联想;2.白居易是太湖石欣赏的最早发起者,以白居易为代表的中隐思想对士人影响深远,亦隐亦仕的生活态度备受推崇。太湖石衍生出的文化内涵已然超过其欣赏价值,是一种士人品味和情趣的物质表现形式。约园林壑幽美,山石有的堆叠成山,有的自然摆放。石头均具有漏、瘦、空、透之美。园内的亭台楼阁皆出自园林主的精心设计,极大程度地反映了其中的士人思想和文人修养。

(三)孕育在园林艺术中的佛学思想

魏晋南北朝动荡不安的社会政治局面十分有利于宗教的传播,人心思安亟需精神寄托。佛学吸收儒学精华不断中国化,以此迎合中国士族文人的思想传统。魏晋南北朝士人起到了推动佛教思想传播的作用,他们或参与经论、或与名僧云游、或著书立说弘扬佛学佛理,很大程度上推动了佛教的发展,佛教思想渐渐融入士人文化之中。意园多以砖刻碑碣著称,回廊墙上雕刻着数方蔡襄、米芾等著名书法家的书法作品,内园有着八块佛经石刻,均镶嵌在东侧的墙壁之上,禅意甚浓。壁面中镶嵌的砖刻碑碣一方面起到了丰富墙体壁面内容的作用,同时也是佛教思想融入士人文化的一种内在表现,侧面体现了常州传统园林中兼容佛教文化的士人思想。禅学是佛教的重要内容,强调摆脱外在对心灵的干扰与束缚,自觉地感悟生命的真谛,其基本思想与艺术审美有相似之处。意园的布局安排和墙体设计也融合了佛教思想的士文化。园内布局充分体现出了意园对外部世界的摆脱,南置修竹,东有荷花,北种桂树,西养古藤,分别意为春夏秋冬,营造出了不依赖于外部世界的四季之景。园林内外以“龙墙”隔开,墙体作漏窗呈波浪状,墙面以花草点缀,园林内外的分割设计寄托着园林主摆脱外部世界的渴望。约园的营造还融入了“虚实相合,有无相生”的佛学思想,著名的“阁袭天香”就运用了虚实结合的造园手法,楼阁作为实景,天香作为虚景,禅意融入这一实一虚之间。

(四)崇尚自然的园林营造理念

崇尚自然的造园理念综合了孔孟儒学中生态美学观和生态伦理观,将精神的自由放达与山水的自然之美相通,充分关注自然之美,不断发掘山水的自然特征和典型面貌。纯粹的自然山水审美被发掘,自然山水不再是简单的比喻和衬托,而是逐步成为独立的审美对象。未园整体结构效仿自然环境空间,紧凑精致,体现了崇尚自然的造园理念。园林中景观小品、池石花草的布置摆放皆灵活自由,空间层次丰富多变,贴近自然。蜿蜒的曲廊与滴翠轩共同形成一个以植物为主的环境空间。利用透光性较好的红枫、乔木等植物形成通透的园林空间,以天空作为造景元素,可以使游园者真切感受到光照变化和自然之感。未园的乐鱼榭五面环水,与园内色彩搭配协调的植被相呼应,营造出“本于自然,高于自然”的园林特色。

参考文献:

[1]傅晶,王其亨.魏晋南北朝园林史探析[M].天津:天津大学出版社,2018.

[2]韦公远.谈园林艺术中的假山[J].内蒙古林业,2006(10):46.

[3]丁一民.谈中国古典园林艺术美[J].陕西建筑,2005(8):1-5.

[4]常晋东.造园中山石的运用[J].科技情报开发与经济,2005(11):288-289.

[5]彭锋.回归当代美学的11个问题[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

[6]李彬彬.设计心理学[M].北京:中国轻工业出版社,2001.

[7]林玉莲,胡正凡.环境心理学[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0.

[8]崔勇,吕村.设计思维[M].郑州:中原农民出版社,2006.

[9]尹定邦,邵宏.设计学概论[M].长沙: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2016.

[10]原研哉.设计中的设计[M].朱锷,译.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2006.

作者:史倩云 沈萍

发表咨询

建筑艺术论文

查看更多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