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外汉语教学论文

期刊分类学术论文公文范文杂志问答

地域文化与对外汉语教学研究

学术杂志网   |   2020-07-06

内容摘要:“汉语热”、“一带一路”的建设,使得越来越多的留学生来到中国学习。留学生处在特定的地域内,而每个地域都有独特的方言及文化,这必然会影响留学生的生活和学习。虽然有些方言词、地域文化零星地出现在了对外汉语教材当中,但没有形成体系,在教学中并没有受到重视。本文通过调查访谈的方式,以山东、上海、湖南等地域的留学生为对象,了解方言及地域文化对他们生活、学习产生的影响以及他们对各方言及地域文化的认知情况、需求情况等,力求对如何将方言及地域文化适度引入对外汉语教学提出一些建议。

关键词:方言;地域文化;对外汉语教学

一.方言概述

方言俗称地方话,通行于一定的地域,是该地域使用的语言,不是独立于民族语之外的语言。现代汉语各方言大都是经历了漫长的演变过程而逐渐形成的。形成方言的要素很多,有属于社会、历史、地理方面的因素,如人口迁移,山川地理阻隔等;也有属于语言本身的要素,如语言发展的不平衡性,不同语言的相互影响等。方言虽然只是在一定的地域中通行,但本身却也有一种完整的系统。方言都具有语音结构系统、词汇结构系统和语法结构系统,能够满足本地区社会交际的需要。[1]

二.研究现状及意义

《汉语水平词汇等级大纲》中收录了一些方言词,如“阿,半拉,绷”等,在《现代汉语词典》中都被明确标为方言词。但只是收录了少数,而且是使学习者掌握普通话的词汇量以便通过一定的考试,没有考虑到学生能否了解学校所在地的地域文化和最常用的方言词汇,在课后能否顺利地进行交际[2]。在文化方面,教材中几乎都是运用汉语普通话对中国主流文化进行介绍,很少涉及地域文化和方言词汇,只有少数教材极少关于北京文化的介绍,如2006年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发展汉语高级汉语听力》第十二课,北京的“爷”文化[3]。这说明虽然方言和地域文化的教学正逐步进入到对外汉语教学中来,但是没有形成体系。了解地域方言文化不仅可以帮助留学生了解中国文化的多样性,以此来提高自身的文化适应能力,更好地适应当地的学习和生活,继而融入当地。同时也促进了该地域方言及文化自身的发展及与世界其他文化的融合。

三.调查访谈

本次调查访谈设计了四个问题:1.你对中国方言有兴趣吗?2.你有没有接触过方言词汇?有哪些?3.你觉得课堂上学习的普通话和学校外面的人说的话有差别吗?和外面的人交流能听得懂吗?4.你对你所在地域的文化、方言有了解吗?课本里有没有关于所在地域的文化介绍呢?调查访谈对象来自上海、山东、湖南三个省市,汉语水平为中高级。曼玉(来自埃及,就读于上海大学)对方言很有兴趣,可惜不了解,在课堂上也没有关于上海方言和文化的介绍。她认为中国人说话真的太快,加上方言,根本听不懂。赵丽秋(来自塔吉克斯坦,就读于上海大学)对方言很感兴趣,在生活中接触过方言词汇,比如上海的公交车报站会用上海话,学院里上海本地的老师有时候也会用上海话交流。她认为学校外面的人例如商场和饭店里的人说话太快还带有口音,根本听不懂。对于有关上海方言和文化的介绍基本没接触过,也就是老师随口一提。安妮(来自埃及,就读于上海大学)对方言有兴趣,以前跟四川人交流过,发现他们的方言会把zh、ch、sh发成z、c、s。她认为老师的普通话很标准,但是有一些人控制不了自己说方言,交流起来很难,有时候听不懂,所以只能猜他们的意思。他们的课本中有关于上海的简介,比如上海外滩、迪士尼乐园、上海的经济发展等,但是没有关于方言的介绍。何开存(来自缅甸,就读于上海大学)对方言兴趣不大,接触过一些云南的方言词汇,如“去哪里=克那股”“是吗=给是”等。他在和说方言的人交流时,大概可以猜出内容,但是对该地域的方言和文化并不了解。Nick(来自乌克兰,在山东青岛工作)认为中国的方言像是新的语言,而且每个地方的方言都不同,很感兴趣,但是本来学习汉语就很困难,平时又会经常碰到说方言的人,听力难度太大了。孙胜利(来自利比里亚,就读于湖南师范大学)对方言很感兴趣,接触过长沙话,感觉长沙人说长沙话像是在吵架。他认为课堂上大家说的话与校外人讲的话差别很大,跟路人打交道时经常听到方言词,会很难理解,但是也学会了几句长沙话。结合以上个案访谈能够更好的分析得知:都接触过方言,且大部分留学生对方言很感兴趣。教师使用标准的普通话教学,在课堂上是没有交际障碍的,但是从留学生对问题3的回答来看,不同方言水平的留学生采取了不同的交际策略,而方言给大部分留学生在课下、校外的交际带来了一定的影响。对外汉语教学的最终目标是为了培养学生运用汉语进行交际的能力,如果方言的存在影响了学生的交际,对于对外汉语教学的效果来说无疑打了折扣。并且调查对象的学习动机不同,而教师的教学活动是直接增强学习者学习动机的因素,这就要求教师要不断改进教学,使教学内容适合学生的需要,能引起学生的学习兴趣,那么地域方言和词汇与他们日常生活息息相关,会给枯燥的学习生活注入新鲜的血液,大大提高了留学生的学习热情。

四.教学设想

根据上述调查访谈,为了满足不同汉语水平、方言背景的留学生对于方言及地域文化的了解需求,提出不同阶段水平留学生汉语方言及地域文化的兴趣教学设想[4]。1.初级水平阶段———了解感知方言语音初级水平的汉语留学生基础较为薄弱,学习应以汉语普通话为重。教师在讲解普通话语音时,可适度加以介绍方言语音的特点并进行对比。如在调查中,有学生了解到四川话是将“zh,ch,sh”发成“z,c,s”,再如本人为山东人,山东省内有的地方“n”和“l”不分。诸如此类现象,会让留学生产生困惑,此时若提前介绍了该地域的语音特点,就会增强留学生的汉语拼音的听辨能力,消除困惑。2.中级水平阶段———学习方言词语中级水平的汉语留学生听说能力已有大幅度提高,并且在初级阶段已了解过该地域的方言语音特点,此时的教学任务可以设定为适当引入方言词语。并不是所有的方言词语都可引入教学,对于方言词语的挑选要遵循规范性、通用性、需要性的原则,即要选择使用频率高、使用范围广、积极文明的方言词语。教师还可通过对教材中的词语教学进行扩展来学习方言词语,在讲解教材中出现的词汇时,可根据学生需求,介绍其在方言中的说法。教学时,板书采用标注[方]、[普]将方言的词语和汉普通话形成对比,如:“饥困[方]”=“饿[普]”(山东方言词),“埋汰[方]=脏[普]”(东北方言词)。同时,教师也要积极帮助学生解决遇到的方言词语困惑。让学生在遇到使自己困惑的方言词语时记录和收集起来,老师帮助分析解释,有必要的词可以在课堂上进行讲解。这一点也可看出对教师的要求,即学校要招聘一些土生土长的熟悉该地域方言的教师。3.高级水平阶段———方言文化的全面体验介绍语言和文化密不可分,二者相辅相成。方言从侧面反映了当地人的生活、文化。从留学生对问题4的回答中得出,课本中是没有相应的地域文化介绍的。学校可以开设相应的文化选修课,选修课内容可以包括诸如:介绍当地名胜古迹即地理文化;独特的饮食文化;民俗风情;观看方言配音的广播电视节目(如:山东广播电视台齐鲁频道民生新闻节目呀《拉呱》)、电影、小品等文艺作品。这些充分展示了该地域人的生活面貌,留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和能力有选择性地进行学习。留学生主动参加当地的文化活动也是了解方言及地域文化的很好的途径。例如沈阳每年会举办冰雪旅游节;青岛每年会举办啤酒节等,留学生通过参加活动与当地人进行交流,了解当地的文化,进而更好地融入当地生活。

参考文献

[1]黄伯荣,廖序东:现代汉语[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17.3-4.

[2]丁启阵:论汉语方与对外汉语教学的关系[J].语言教学与研究2003年第6期.58.

[3]江晓丽:地域文化与对外汉语教学方言词汇教学研究[D].重庆:西南大学,2013.21-22.

[4]孙宁.昆明方言对在昆高校留学生汉语学习的影响研究[D].云南:云南师范大学,2017.39-41

作者:刘雪琦 郭丽莉

发表咨询

对外汉语教学论文

查看更多论文